定云止水 鸢飞鱼跃

碎篇 | 煮蛋

写了一个二十岁第一次煮蛋的智障(我)
―――――――――――――――――
“开关要扭到几档?”
“有两个档,你用第一个就行。”
其实她想问的是变压器要开到多大,当然她下一句就问了。
把开关扭到四档之后,女孩儿把鸡蛋放进了水里,扣上盖子后送了一口气。
“要煮多长时间?”
“水开了吗?水开的话……”
“要水开再放吗?”
“对啊。难道你现在放了啊?”
她没说话。
“不过应该也没事儿,我觉得,虽然我没这么煮过。”
“还是算了吧。”女孩儿离开了座位,蹲在地上看着蒸汽淋漓的锅。水没有沸,鸡蛋静静躺在那里。她用指尖间触了触蛋壳,已经热了,锅里的水应该更烫,于是木清拿了一把勺子,颤巍巍地把蛋盛在勺里,直接和耳机练习册一起,摆在桌子上。
过了一会儿等水已经开了的时候,女孩儿又小心地端着勺子,把蛋送进了锅子里。
“水开煮五分钟够了吧。”
“你要吃生的熟的?”
“熟的。”
“那就多煮一会儿。”
她又坐回到桌子前。
没一会儿,水开始响了,她忍住不去看。
水甚至要把盖子顶翻了!
她再次蹲下去的时候,透过挂满水珠的盖子能看到蛋上面裂开了几道细痕。
“蛋煮裂了,怎么办?”
“煮裂了?怎么可能!你是不是之前把它弄破了。”
“不是。”
“那怎么会煮裂?”
“我也不知道。”
“煮个蛋怎么也有这么多奇怪的事情啊!我也不太懂,没遇到过。”
她明白她的耐心已经耗尽了。于是,在锅前又蹲了一会儿,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拿了勺子,打开盖,开始轻轻敲鸡蛋的外壳。壳子掉下了一块,在沸水里上下跳跃。
应该熟了,大不了不熟就扔了。
一想到自己之前的所有努力和忍耐都可能付之东流,她只觉得自己的肚子更空了。
鸡蛋最后被装在一个许久不用了的黑杯子里,泡在从水房接的凉水中。
沉在杯底的蛋无声地看着她。女孩儿最后决定还是用指甲盖碰一下,看看是不是凉下来了。
没什么感觉。她把蛋掏了出来,举在灯光下。裂开的那块地方,有液体的点点流光,这让她心底一沉,空出的另一只手赶紧拿了几张纸巾垫在桌上。
外面的声音消失了,只有壳子裂开时候发出的微微脆响,水沿着她的手滴到桌子上。
女孩儿迟疑地看了一会儿光滑的蛋白,最后还是咬了下去。
一口之后,蛋黄翻了出来,馨黄里带着一些橘红。又一口之后,手上就剩下几片碎壳了。
这时候女孩儿才想起这是自己第一次煮鸡蛋。
或许下次能更熟练点。不过,
谁知道呢。

评论
热度(1)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