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晋助《银魂》/王也《一人之下》
尼采老庄哲学半吊子修炼者
喜欢抄书的伪文青
懒得要死

银高桂 | 我和他和他的男朋友 09

【这次主银桂。争取明天再更一次!】

周一,三个人带着信女早早开车来到学校。整个校园似乎仍沉浸在柔和的睡意中,道路两旁的树木幽蓝沉静,只有一两声鸟鸣如同清凉的露珠一般滑落进人的耳朵里。一两个背着书包的学生拖着步子,缓缓荡过他们身旁,撇下一句幽幽的老师好,便头也不回地向前走去了,一溜烟,消失在树影和深红的墙壁之后。桂望着那两个学生拐进的楼门,有一刹那,似乎在期待着看到一抹银色和紫色的光影。伴着这画面在头脑中浮现,少年争执的声音在耳边叫嚣起来,然而倏忽寂灭,如同晨风掠过树叶时一阵温柔的低喃——当梦中人意识到的时候,也就再难觅到一丝踪迹。
 
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一种方式,能让人毫无遗憾地面对自己逝去的岁月吧。可每当桂想起这么多年夹在银时高杉的各种琐碎的恩怨之间,做一位毫不成功的调停人的时候,总是忍不住微笑起来。现在他就这样,微微勾起嘴角,脸上有一种淡淡的沧桑。
 
十年了,他认识了银时多久,那人和高杉也就争执了多久。
 
“喂,你就是那个叫假发的吗?”这是银时和他说的第一句话,他抠着鼻子,面无表情地站在自己面前。桂不知道他怎么找到这个角落的,他当时被人按在地上,因为头发被拽得生疼,所以只是呲牙咧嘴,并没有回答。
 
“到底是不是啊。”
 
“他现在正忙着,你没看到吗。”
 
“我知道啊,但是松阳找他谈话,我有什么办法。”少年说着就要去拉他的手,却被一把推开,
 
“这没你的事儿,告诉松阳,桂已经回家了,要不就连你一起打。”
 
银时甩手掸了掸胸前的衣料,看着前面的四个学生冷笑了一下。
 
“欺负同学和打架这类事被老师知道都是很伤脑筋的啊,就算是松阳那种整天笑嘻嘻的人,也会不高兴的。但是……”桂惊异地看着银发少年开始挽自己的袖子,“如果你们不想被老师知道自己欺负同学的事,那就别跟他说我揍了你们。”
 
“不用了!”

少年急迫的吼声震起了楼前枫树上的一只乌鸦,它振翅而起,只留下两声呜咽消逝在血红色的夕阳中。

银时看着桂的眼神和那四个人的一样震惊。

“跟老师说我回家了吧,这里没你的事。”

他朝他努力咧了咧嘴,想尽量笑一下,“这些事情我还应付的过来……”

“你在说什么啊!”

银时一下子冲到他面前,另外四个孩子甚至没反应过来。

“身为一个男子汉,怎么能看着可爱的女孩子让别人欺负呢?”

桂愣了一下,可就在那一刹那揪着他头发的男孩儿的右脸已经挨了一拳。

“要欺负,也只能让大爷我来啊。”

桂看着银时和四个人周旋的时候就好像在做一场梦,一切都那么不真实,可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一脚把那个要从后面抱住银时的男孩儿踹倒了。

“喂喂喂,别下这么重的手,会出人命的。”银时闪过迎面而来的一记右拳说道,他向后一跃,转身弯下腰搀起桂面前那个倒在地上的男孩儿,“诶诶诶,先休战,他可能不行了。”他把男孩儿的胳膊搭在肩头,缓缓地往拐角外走去,桂也跟上他,架起男孩儿的另一条胳膊。六个人走到松阳的办公室外,银时一脚把门踹开,“松阳,你看看他是不是肋骨断了啊,你能给他接上吗?”一张干净柔和的脸从蓝色隔板上冒出来,带着孩子似的温柔的好奇,桂看得心里一颤。“我不是让你去找小太郎吗?”他笑着缓缓地走向他们,落在白色衬衫上的栗色长发在夕阳下泛着微光。松阳蹲下身子给男孩儿检查的时候,桂闻到一股熟悉的肥皂的馨香,奶奶在世的时候他的衣服上也常常落满这种味道。

“老师,你有医师证书吗?”一个孩子鄙夷地问,

“没有呢。”松阳歪了一下脑袋,“但是因为经常跟人动手,这种事也就熟悉了。”

另外三个孩子对视了一下,忍不住发出了一丝笑声。不知道为什么,桂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忘记了一直以来的掩饰,第一次把赤裸裸的鄙视暴露在别人面前。

“谁跟你说他肋骨断了啊,银时,他只是肌腹痛。”松阳抬起头来看着银发少年,尽管眼神里丝毫没有一点责怪,但是银时的表情却变得僵硬起来,身体也开始往后退缩。

“我,我猜的。”

“不是让你不要打架吗。”

“是他踢的。”桂一把被拽了过来,他呆呆地看着逼近的松阳。

“怎么可以拿女孩子做挡箭牌呢?”

桂刚要解释什么,松阳的手已经抬到了银时头顶,紧接着一声巨响,身后的男孩儿轰然倒地。

“啊啊啊啊啊,你,你在干什么啊老师!”他赶紧扑到银时身边,摇了摇他的肩膀,但是少年似乎已成半休克的状态,根本没有醒过来的意思。

“打架欺负人当然要严厉地惩罚一下啊。”松阳转过头笑着对桂说,“真的是你把他踢成那样的吗?”

桂咽了一口吐沫,僵硬地点了一下头。

“啊,女孩子也这么淘气啊。”

“不,老师……”他解释的话还没出口,世界就被一片漆黑淹没了。

第二天上学的时候,桂特意戴了一顶帽子,尽管从身边走过的人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变化,但少年却总觉得有什么人在看着他似的,耳边老是一阵若有若无的笑声。就在他终于挨到教室的时候,另一顶黑色棒球帽闯入了他的视野,鼻子上粘着一块创可贴的银时,呆滞的眼神闪过一丝惊讶。他们沉默地对视了一会儿,然后爆发出一阵放肆的大笑。

那是桂来到这所学校之后第一次忘记了一切。那一刻少年的灵魂里充溢着纯粹的快乐,如同黎明的耀眼的光芒渐渐浸透清晨潮湿的薄雾一般,世界灿烂起来,每件事物都纯粹而明亮。

“他怎么对女孩子都下这样的狠手。”

“我是男生。”

“那也没关系,做我女朋友吧。”

“都说了我是男生。”

“啊,我知道有个紫头发的臭小子在追你,但是他休学了,指不定什么时候回来呢。”

“都说了我是男生!”

整个世界都停滞了下来,包括次郎长主任在内。

“松阳啊,这是你们班的学生吗。”

“啊,是的。”

“怎么还在楼道当着这么多人做这种勾当啊。”

“是我没有管教好,真是不听话呢,昨天他俩还欺负了班里的四个小孩子。”

“是吗。”次郎长眼中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他一张大手直接罩到银时脑袋上,看得桂都觉得自己头顶上的包变得疼痛难耐。银时全身颤动了一下后,欲哭无泪地抬头看着教务主任。

“小子,告诉你,以后追女孩儿不要在这种地方表白。”他凑到银时耳边,“学校后面有片小树林,直接带过去,然后……”

这个学校真不是人待的地方,桂默默想道。

评论(2)
热度(11)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