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银高桂 | 我和他和他的男朋友03

[关于更文:最近事情有点多,可能更新地很不规律。其中一件就是忙着准备八月六号去逛展子,打算cos一下矮杉大人~但是就戴美瞳这件事儿就给了我很大打击,而且每次看自己化的妆都羞耻得不行,好纠结啊QAQ]

我和他和他的男朋友03

桂心情不错。

回到办公室看到土方君依旧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果然被照顾得很好啊,他不禁笑了起来。

在冲田陪着土方离开之后,他想到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银时发短信,这家伙现在应该还在上课,还不知道自己就这么被一群可爱的女学生毫不留情地卖了。但是短信发了十五分钟都没有回复,银时怎么可能是那种上课不看手机的负责老师。实际上,让学生们练习挥剑的时候,他就开始给桂发骚扰消息,平时桂的手机上银时的头像(一个白底黑字的糖)框边上一百多条消息都是常有的事儿。

这家伙糖尿病犯了?尽管考虑到了诸如手机掉厕所之类的日常意外,桂还是决定亲自去一趟剑道馆,毕竟他得把高杉没离开的消息亲口告诉他。

今天的课从第三节开始就奇怪起来。银时每天的课是这样,七八个女生会因为生理期和各种奇怪部位的疼痛而在一旁休息,三四个会中途说手臂或者腰背肌肉拉伤而请求去保健室。然后去保健室的那三四个人就成了下堂课请求休息的学生。可是第三节课没有一个人在课前请假休息,几乎所有的女生都在练剑的时候嚷嚷着自己这里痛那里痛,需要到保健室。这种行为银时当然不能放了。难道她们对他改变策略了?经过半个学期的心理战和无数惊险的博弈和妥协,他好不容易和他们达到了这样一个对峙平衡的局面。月咏主任可是盯着他呢,那个女人可是说过如果在有那么多不及格的学生,银时可就要去干掌管体育器材的活啊。

他可是上有假发,下有肉球的男人啊。他们现在还在租房住啊,他现在还没有自己的汽车啊,虽然假发不嫌弃他,和他同居了,并且他们并不宽裕的生活中也总有些温馨的小幸福。银时想到这儿,内心不禁泪目,他得让假发过上好日子,不必这样辛苦地抛头露面在外面为这个家赚钱,这种事交给他一个人就好。而且,他不能让高杉那小子看不起他,他可是答应了他(暗自答应)要假发幸福的!或许十几年后,高杉从美国回来,三个人再见面之时,他一定要让假发脸上绽放那种淡然如水的笑容,让那小子从心底祝福他们的奋斗和幸福。

银时回过神来才意识到所有学生都在瞪着他看。

“你们怎么没给我练挥剑啊!”

“您从不让我们去保健室之后就一直没说话了。”

“是,是吗?”银时抹了抹眼角的一滴清泪。

“那还看什么看,还不去练!”

第三节课下课的时候银时看到那些小姑娘捂着手臂或者锤腰背的样子,知道自己练得有点狠了。这样也好,他们抱怨这件事儿也比记着自己在课上发愣强。但奇怪的是,那些女孩子尽管身形疲惫,神情却异常活跃激动,就像要见自己偶像一样?

这么狼狈地去见偶像?

她们啥时候这么喜欢校医长谷川了?银时下意识地用小指逗弄了一下鼻孔,这些小孩子的口味真是越来越重了。

第四节课的情况和第三节课一样,这让仅有两年工作经验的坂田银时同志实在有点摸不清头脑了。这种时候教育心理学,不,变态心理学也解释不了你们这帮人的诡异行为了吧。

“好吧,”银色天然卷懒洋洋地说,“你们去吧。”

得到老师的许可之后,女孩子之中涌起一阵兴奋的低呼,但之后又被各种浮夸的苦叫盖了下去。

“但是怕你们这些人穿过楼道时太吵闹了,”银时狡黠一笑,“就让老师我护送你们去保健室吧。”

听到这话女孩子们都说自己好像又能忍一会儿了。“我可不想让我的学生出事啊。”银时懒洋洋地说道,头也不回地就往馆外走,似乎都没有换剑道服的打算。

“九兵卫,你看着没病的人练剑。有病的要不跟我去保健室,要不我去找你们的班主任黑子野。”

快要到保健室的时候银时远远地看到一个酷似假发的背影飞快地消失在楼道拐角处。等他走到拐角的时候,身影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银时来的时候肯定是好奇的,但是心里难免有些过意不去,虽然不能确定这些小姑娘打着他和长谷川校医的幌子背地里不知做了什么,但毫无疑问这次他又给长谷川添了麻烦。

走到保健室的时候,女学生们停住了,自觉贴着楼道站成了两列,低着的头时不时抬起来看他一眼。银时也没多想,打开了保健室的门。

“那个,请问这位先生,您知道长谷川校医去哪了吗?”

那个穿白大褂的陌生人站了起来,没说话,合上正在读的一本硬壳的英文医学巨著

“原来你还会用敬语啊?”高杉说着把那本书砸了过去。

桂到剑道馆的时候只看到一个女生在带着一帮男孩儿挥剑,他心里一沉。

“同学们,打扰一下,你们知道银时老师去哪了吗?”

一分钟之后桂飞奔着冲向保健室,希望他俩的舌战能持续得久一点。

受到木剑凌空一击之后,书籍散落的纸页分分落到地面上,看得银时后面的女学生们都忘记尖叫了。

“你不是到美国去睡金发大胸的洋妞了吗,滚这儿来勾引女学生是几个意思啊!保健室play吗!”

高杉冷笑了一下,“我要是保健室play也不会和这些小孩子”,高杉笑得更妖冶了,“假发刚才可是来过了。”

银时听完后看了一眼半掩的帘子后褶皱的床单。

“那,那段什么!我昨晚为了安慰假发可是陪了他一夜呢!”

“哦,是吗。”高杉额间爆出几道青筋,“就凭你一周都洗不了一次澡的人,假发会让你碰他!”

“那你觉得他会和你这种一看就是鬼畜变态的渣攻玩保健室play吗!难道你不知道假发最喜欢的是浴场人妻play吗!”

“老师们都是变态!”一个女学生惊叫一声后,捂着跑了,她成功地吸引了银高二人的注意力,然后那十三四个女孩儿就跟着一块嗷嗷叫的跑了。

“她们听懂了啊。”

“是啊。”

“我还以为这个年纪的女孩儿都很单纯呢。”

“你不会被她们亲近你的爱的眼神俘获了吧,短男,估计今晚你就会和她们其中一半的人在梦里啪啪啪。”

“哼,这个世界上我像那么做的只有一个人。”

高杉抓紧了刚刚随手拿的一把折叠椅,银时握紧了木剑,电光火石之间,只见一个深蓝色的熟悉身影冲了过来。

“慢着!”

这是假发昏迷前的最后一句话了。

评论(5)
热度(22)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