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晋助《银魂》/王也《一人之下》
尼采老庄哲学半吊子修炼者
喜欢抄书的伪文青
懒得要死

在他的想象中,那些多梦的夜晚是他可以藏身的又深又暗的水潭。

我写作,不是为了名声,也不是为了特定的读者,我写作是为了光阴流逝,使我心安。

所有的人都从生活中得到了一切,但是大多数人自己却不知道。

世界本来就是迷宫,没有必要再建一座。

在挑选敌人的时候要小心,因为他可能只是看起来像罢了。

快乐不需要转化成美,而不幸却要。

一个人进入暮年时,会有很多回忆,但经常自动浮现于脑海的,大概也不会很多,这当中会有一张年轻的脸,和这张脸引发的灿烂的记忆,这张脸不一定属于妻子,也不一定属于初恋情人,它只属于瞬间。

——赫尔博斯

评论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