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云止水 鸢飞鱼跃

也碧 | 人间世(四)

原著友情向

楔子&一

来让我们看看十年前发生了啥~

-----------------------------

(四)

吃晚饭的时候王也觉得自己又回到了过去那个应付一切的角色,他温和地回应父亲和哥嫂对于他十年修道生活的各种问话,并在一些艰苦的地方适当润色。不是他想要在亲人面前证明自己过去的生活多么逍遥自在,而只是不想面对他们的惊异和惊异引发的一连串问话,他太懒怠答对这些了。

 

武当山当然不是仙境。冬日,融融白雪积覆在环绕金顶的围墙上,使它如一条长龙盘踞在天柱峰顶,镇守着朱红的太和诸殿。雪掩盖了观宇顶上斑驳的琉璃瓦和缺失头颅的骑凤仙人,而涌上的雾气,在顶上流动翻腾,烘托出一番人间仙境的模样。但这些多少都是游人的观感,对于经年居住于此的人而言,紫金城潮湿又寒冷,无论多厚的棉衣都好像晾不干似的,冰凉的黏在身上。而山高路远,适逢下雪,往山上运送米面菜蔬及饮用水的人少不得放缓慢行,斋饭的供应多少会显出一些局促,尤其是在大雪封山的光景里。此外,紫金城本身并不大,又是到达武当的有人必须朝拜的地方,赶上初一或者十五,进香的人拥堵后拥,直教人没有个落脚的地方,至于把金顶的出入口都堵死,一条条长队拥塞在山道上都是常见的事。他在那些日子里,会想想家中宅院的宽阔,从落地窗收进来的阳光的温暖,桌上饭菜喷香的热气,但这就是生活,有得必有舍,他要清静,要挣脱用一生应付实务的镣铐,也就得舍弃实务带来的种种好处。这之间,或许在别人可以生出很多妥协的办法,比如做个赋闲的顽主,北京城里这样的爷多的是,但王也就好像在游泳池里看见水蛆似的,对这种想法产生了强烈的厌恶。这里面有种像寄生虫一样的东西,不仅会教人堕落下去,永远地失去力量,还是一种对自我的不诚实,这种不诚实只会虚耗人的精力,而这本应该用于追求自己真正想要的事物。况且生命,也是经不起这样的虚耗的,人生一场大梦,双目闭阖之间已流失多半了。

 

这样的想法使他做出了留在武当的选择,并且接受了他的生活,包括逍遥中的那丝苦涩。

 

诶,我就是这么个人,王也想到这儿轻轻叹了口气,和爸爸妈妈与哥哥们还是不一样啊。这种想法一开始朦胧地在他脑子里飘着,后来令人困扰地清晰起来,而他做的并非试图模糊或者无视它,而是让自己不再困扰,承认这一点。

 

晚饭顺利地结束了,尽管期间父亲几次提高声调叱问了他几句,都在他不急不缓的答复和母亲的眼色与张罗下平息了下来。妈妈说自己把他回来的消息告诉他的发小们了,要他这几天和朋友们好好聚聚。

 

“好啊,我也好久没见他们了,顺便……”他笑了一下,把后面的话吞了进去。

 

母亲好奇地看过来,问他还要去见谁。

 

“哦,来北京的几位师兄。”

 

“从外地来的话,就是客人,你得好好招待人家。”

 

他点点头,然后说要去发小儿聚会了,让爸妈别等他先休息。社哥听这话也就站了起来,跟他后边一块往大门走。

 

他想说的是木哥,他不确定这个名子父母是否还记得,会不会把十年前那次惊险,甚至恐怖的经历和他联系起来。即便不这样,他也不想让他们知道木哥是谁,毕竟是他将他引上了修道之路,或许这在他父母眼里这近乎“妖言惑众”了。他需得把他埋在心里,连同他对他的感激一起,就好像在保护他似的,同样埋在他不可言说的内心深处的,就是木哥最喜欢和维护的孩子——张楚岚。

 

王也第一次见到张楚岚其实是在大兴区的一个孤儿院里,那还是十年前,他是北师大二附的高一学生。高中生的志愿活动其实在自家小区居委会签个字儿就好,遇上那较真儿的老人,也就帮忙画个黑板报,或者捡几个塑料瓶子罢了。小王同志却非要跑到大兴一处和农村接壤的地方来。他坐在颠簸的公交车里,车中弥漫着一股子烟味。也不知为了散烟还是怎的,司机开着车窗,也就没打开空调,只有一台油腻的小电扇在主驾驶座顶上转着。车上的老人摇着蒲扇,年轻的则听着MP3趴窗户上看风景。渐渐地,窗外的高楼大厦被两层小楼和小商铺取代,到后来则是大片青翠的麦苗和平房。最后车子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了,他在大辛庄中学站下了车,刚一下车便看到一条通往村里的土路,路的左右两侧分别是一排砖房,和一个挂着塑料门帘的超市。在砖房对着马路的那面,有人用白漆刷上了四方的几个字:

 

“坚决贯彻落实计划生育政策。”

 

这条标语有种让他回到建国初的感觉,那个历史叙述中的中国,但转念一想,标语对面就是孤儿院,似乎又有些讽刺。

 

就在王也回过头的时候,一辆装载活猪的大货车从马路上呼啸而过,那是他第一次看到生猪,没有装在盘中或者冰箱里的那种,它们头尾相贴地站在肮脏的围栏里,好像是从泥里刨出来似的,有几头正从褶皱的眼窝里看了他一眼。车子飞快地掠过了,像如同一阵奔向远方的雷声,只留下残余的恶臭和腾起的干燥的黄尘。王也捂着口鼻,不住地扇着尘土。

 

太好了,他心里想着,这地儿可是够破。

 

TBC

评论(8)
热度(34)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