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云止水 鸢飞鱼跃

20180108

一个小时后面试,心情略忐忑,
发个碎碎念缓解一下
昨晚看17版射雕武戏剪辑,想起一句诗
“孰知不向边庭苦,纵死犹闻侠骨香。”
小即师说《夜变》可以写个武侠长篇啊,
脑了一下,觉得自己经历尚浅
如果十年之后心中仍有任侠之意
到时就可以放笔一试了
不知道十年后还是不是和现在这样
老是在幻想和现实间恍惚呢?

评论
热度(2)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