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云止水 鸢飞鱼跃

『八月』

王也X张楚岚
                                                                   八月,王也记起了北京的气温,中午的时候快要四十度。

他们却穿行在王府井。那条街道似乎时刻都拥塞着游客。仿古的小旌幡从各个店铺前垂下来,那有倒三角的,还有长条的,面上绣着自家的招牌,不过爆肚儿、炸糕、冰糖葫芦之类,还有写大碗茶的。一丝风过,小旗子便无精打采地晃一晃,似乎对火辣辣的太阳和喧嚣的人群早已疲于应对。张楚岚在他身边走着,戴着从小摊上二十五块钱买的蛤蟆镜,那还是九十年代的款式。身边晃动着两团浓黑总使王也无法忽视。每当他又不经意瞟向张楚岚的时候,那小子似乎总能感应到,于是便对他咧嘴一笑,笑得时候眉毛向上挑着,颇有几分流氓的做派。

那时候,王也早就说了,这些玩意儿都是糊弄外地人的,用不长久。张楚岚说他知道,仍然比较着手里的两副墨镜。于是王也只能叉着手等他。小摊上的东西似乎没怎么变,画着天安门或故宫的玻璃砖,毛主席像,各种颜色的刺绣小包,大小不一的书签、怀表……和他十岁来的时候一样,他来了一次就没再走进这里过了。要不是这次,陪张楚岚和冯宝宝以及老青那仨亲戚,王也恐怕再不会踏进这里一步。

一个声音在远处传来,都让一让了啊,让一让啊!

于是游人纷纷散出一条空当,目光追随着推着白色垃圾桶的两个男人,那里面堆满了竹签和盛着渣滓的食品盒,王也扫了一眼,就懒得看了,两只眼睛就好像被什么刺到一样。他抬手往里推了推张楚岚的腰,青年的身体抖了一下,两只圆眼从墨镜后头盯着他。王也低声说,给人家让个道。张楚岚于是挪了挪,这倒是更方便他跟店主砍价了。于是吐沫星子飞溅在一片商品之上,两个人从讲变成吼,腮帮子都红了,店家说没见过你这么抠门的大学生。这让王也都恨不得跑了。他说老张我给你买还不行吗,张楚岚说中午饭都是你请的,这个怎么还好意思让你破费,王也说,您就甭跟我客气了,于是从胸前的挎包里掏出一张票子给了店家。

张楚岚戴了一副在脸上,剩下的仨装在个红色塑料袋里,在他手里提着,边走边晃悠,发出沙沙的声音。他说这也算是给宝儿和三哥四哥带东西了。王也说你也不买个有北京特色的,张楚岚说这里的东西哪一件在淘宝不能批发,我买这个就为现在挡个太阳。王也说那你要没想买的,咱俩索性从小吃街上出去,找个有空调的地儿坐着得了。张楚岚说,那敢情好啊,也总您请个喝的不?

王也说你这时候不觉得不好意思了。

您要这样,那我就不去了,张楚岚咧嘴一笑,我找宝儿姐去咯。

得得得,王也一把把他拽了回来,真服了你了。

您看,饶让人陪着吧,还不给口水喝。

王也瞪了他一眼,见自己说不过他,从巷子里往外走的时候也就没再主动说话。张楚岚似乎没察觉到这沉默,插着裤兜在他旁边不紧不慢地跟着,甚至还吹了一阵口哨——《北京欢迎你》。后来他都不吹了,王也脑子里却仍响着那个清扬的声音。

他俩穿过主街中心的水吧,直接走进了到边的一家星巴克。王也问他喝啥,张楚岚说还想吃蛋糕。点完单后俩人就到一处圆桌旁坐下,旁边有两个西装革履的人似乎在谈事情,见他们来了后立刻压低了声音。

尽管戴着墨镜,但王也能感觉到张楚岚的目光始终在那两个人身上。

“你说他们是做金融的吗?”

“可能。”

见他目光仍留在那里,王也便问道

“你怎么觉得他们是做金融的?”

“因为我专业是这个啊。”

“哪个大学?”

“南开。”

嗯,王也点了点头,还不错。

“您说我这一学金融的,现在当快递员。”

“得了吧,你是我见过最贵的快递员。”

张楚岚噗嗤乐了,然后告诉端来咖啡的服务生蛋糕也快点上。

“一千万,哪个金融专业的毕业后能拿到这么多。”

“您这就冤枉我了,且不说一千万是给公司的,我可是一个点的分成都没有,纯拿死工资啊。”

王也拿起星冰乐啜了一口,抬起头盯着他,张楚岚正对把红丝绒摆在自己面前的服务生说谢谢。

“老张,公司呆腻了来找我呗。”

“你真敢要我?”他从边上挖了一小块,送进嘴里,“你一个风后奇门都扛不住这些,再加个炁体源流……”

“我是说等这些都过去以后啊。”

张楚岚咬着叉子迟疑了一下,轻轻叹了口气。

“好啊,社哥的活儿我也能干,不过学车的钱得你出啊。”

“你这人还有完没完。”

“跟您没完。”

王也大概是对他服了气,竟然笑了。他见桌子上装着蛤蟆镜的塑料袋敞着口,于是从里面拿出一副来,捏在手里端详了一下,最后还是戴在了脑袋上。张楚岚见状把端着的盘子往桌上一放,走到他身边,偏坐在沙发扶手上。

“道长,咱俩拍一个呗。”

“成啊,拍啊。”

“你手机,我手机像素低。”

“你这……”

王也最后还是把手机给了他,拍完照片后张楚岚也没还他,直接微信分享给了自己。

“怕您贵人多忘事儿。”

他这么说,王也自觉也无可厚非,所以只哼了一声,便低头看手机里的照片――他绷着张脸,加上墨镜的衬托到显得有几分老练冷酷,而张楚岚却笑得非常灿烂,整个人像被点亮了似的,年轻的光彩毫不保留地绽放出来。

他带那副眼镜,虽然有点滑稽,却也可以说帅气逼人了。

这话也只在王也心里念叨了一下,这要是讲出来这小子的尾巴还不更翘天上去了。他正想着的功夫,张楚岚已经走出玻璃门了,整个人完全沐浴在盛夏的骄阳中。他左里还提着红塑料袋,右手在遮着太阳。已经走到街当中了,他突然停了下来,回头找王也的影子。

王也还在门前仅有的一小片阴凉中磨蹭着。

“老王,你快点啊!”

张楚岚大声喊着,惹得旁边撑伞的行人瞟了他一眼,可是青年却丝毫不在意似的,只是盯着他静静笑着。

八月,王也朝他走过去的时候想道,阳光可真是刺眼啊。
                                                                                              ――――――――――――――――――             看网易云报告写的17年我听得最多的歌手是Zella Day,其实已经好久没听她了,今天考完试从教学楼往宿舍走,一边听着《1965》,一边冻得想骂娘。歌里唱“那时是八月,阳光真刺眼”,觉得得为这句写点啥,顺便回忆一下四十度的高温哈哈~

评论(16)
热度(43)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