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杉晋助《银魂》/王也《一人之下》
尼采老庄哲学半吊子修炼者
喜欢抄书的伪文青
懒得要死

20171109

#日思

我觉得我和他打心底里其实是一样的人,只不过我们选择了相反的道路,所以尽管我不喜欢他的处世之道,但他也常常令我动容。我记得在他搬家那晚,他送我回学校,因为东门关闭了而不得不多走一段路到西门。入夜,天气很凉爽,路灯昏昏,主路上驶来的汽车在绿化带漆黑的树干上投下流动的灯光。走过惠新东街的十字路口时,能看到伊犁风味的店面被灯光照得刺眼,玩具一样的白色塑料椅子散乱地放在地上,一阵油腻的烟熏味儿飘来让我觉得有点饿。但这也让我放松下来,这是我的生活,独一无二,我对此无比确认、沉浸又享受其中。往前走就是巨大的而宁静的宿舍楼,栏杆后面是建筑工人的窝棚,已经熄灯了,显得分外沉默。我们一路上都在说着最近写的东西,给人灵感的故事,我提到了一美的《分裂》还有SPN里一对在做爱的时候把对方活生生吃掉的情侣。我忘了他说啥了。我也是自我得很,只听得到自己沿着皮肉和骨头传到耳朵里的话,别人的都任它们被夜风吹去了。但那种纯粹的状态和感情一直保存在我的记忆里,两个人,就简简单单地谈着小说上的事儿,这种同志之谊,海内知己的感觉,大概可以媲美炽烈的爱情,在我眼里甚至更珍贵得多。但问题在于他是个男人,而我是个姑娘,再加上他年久不开车,少不得把我们的关系往其他方向思考过去。这令我太头痛了。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总会陷入到复杂的人际关系里去,从小到大,一直如此。可能也是因为这一点,我才喜欢写东西,没有什么能比写作更能帮我理清这些千丝万缕的关系了。况且,还能留下一些什么。待两鬓斑白的时刻,那时候你就已经被时代从它背上踢下来了,读着这些,还能告诉自己,我真的活过。

评论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