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下午被老板叫去临时赶工到现在,
打车回去和司机大叔抱怨都快十一点了还不放人走。
大叔淡定地说,
根据他在北京生活十几年的经验看,两点之前下班都再正常不过。
“这就是大城市,你得适应。北京九点到两点还会有很多人陆续回家,两点夜生活才开始,到五点才是最安静的时候。”
我内心虽然翻了无数白眼,也只能说,
“是,您说的对。”
(不过作为一个只能出卖廉价劳动力的无产阶级,我也希望我的剩余价值能让也总这样的老板榨取【够!)
要不做肉食者,要不做出毛的羔羊,要么闹革命,之前还以为自己读几本书之后就会有其它出路,现在想来那么多牛逼的作家思想家哲学家说的要不就是脑袋别裤腰带上砸碎一切社会机器,然后再建个新的,要不就通过任何可能的方式捅破脑瓜子顶上那层阶级的天花板。人最伟大的冒险和传奇莫过于此,其他的要不只是表面上的游戏,要么就只是麻痹自我的幻想了。

评论
热度(3)
 

© 秭杉 | Powered by LOFTER